你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【古代言情】新月皎皎?夜深沉(6)

2019-08-08 点击:755
凯时娱乐在线

  六 影族之王

  ? ? 暮夫人守在月牙儿闺房门口,等着夜龙心把她带回来,暮夫人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,只要夜龙心去了,必定就能把那丫头毫发无损地带回来。

  ? ? 远远的,夜龙心便看见了门口的暮夕纳,他轻轻放下月牙儿,帮她整了整衣裙散发。

  ? ? “去吧,暮夫人等你很久了。”他的温和只有她看得见。

  ? ? “我害怕,姑姑老凶老凶的,她又要拿父皇母后骂我了。”月牙儿牵着他的衣角不肯放手。

  ? ? “有我在,月牙儿不怕,暮夫人要骂要罚都有我在。”浅笑掠过他硬朗冷峻的脸。

  ? ? 她瘪瘪嘴,低着头朝门口走去。

  ? ? “姑姑。”在暮夫人面前她停下了脚步,头几乎埋到胸口。

  ? ? “你心里哪有我这个姑姑!”暮夕纳憋了许久的气和怨在见到这不争气的丫头时一下子发泄出来,肩膀都忍不住抽搐起来,“明知道那个人是袁家军的人,你还要去,现在被人家这样羞辱了,怎么对得起你堂堂佑迦公主的身份。”

  ? ? 月牙儿早就料到暮夕纳会拿她早已没有意义的身份,覆灭的皇朝,以及她不曾谋面的父皇母后来教训她,所谓的仇恨和曾经的辉煌可能在暮夫人心里留有不可磨灭的印记,但是对于月牙儿而言,她记事时就只知道水云寨,佑迦皇朝比梦还遥远。

  ? ? “姑姑别生气了,你的伤口又流血了。”在于月牙儿,暮夕纳就如同她的母亲,养育她,呵护她长大,她可以不在乎自己是佑迦皇朝唯一的皇族继承人,但她不得不在乎暮夫人的感受。

  ? ? “划这一刀的人是要你姑姑命的人!袁家军以及西梁皇帝都是我们灭族灭国的仇人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佑迦皇朝等着你去复兴,你父皇母后的仇,还有所有族人的仇都等着你去报!”暮夕纳的脑海中翻滚着十六年前那场国殇之战的惨烈画面,久久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悲愤化作滚烫的泪夺眶而出,她发誓要坚强,不再哭泣流泪,十六年间又是多少次想起这仇恨就挖心挖肺痛地呼气困难。

  ? ? “这些我真的承担不起。”月牙儿跪了下去,倔强的眼泪满满蓄在眼中,一滴都不愿让它流出来,她不能体会暮夫人的切肤之痛,那些要她承担的责任太重大,也太虚无。

  ? ? 佑迦覆灭之时,只是襁褓中婴儿的她从未曾见过皇朝的辉煌尊贵,没有所谓的至尊荣耀的职责感,对于从未享受过父母疼爱的她而言,父母之仇也只是一个旁人加于她的道德责任而已,爱着她的人,宠着她,陪她一起长大的人依旧在她身边,她有姑姑,有龙心哥哥,有铭月姐姐,水云寨就是她的家,她心里没有一丝仇恨。

  ? ? 暮夕纳伸手就是狠狠一巴掌扇在月牙儿水嫩嫩的小脸上,常年习武的力道一下子就让雪白的肌肤红肿了起来,她收回手的时候已经后悔不及,心疼不已。

  ? ? “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?”她深深吸了一口气,又缓缓吐出,“你起来吧,你这一跪我承受不起,新月公主。”她失望地转身离去,匆忙地带走了就要失控的情绪。

  ? ? 待暮夕纳走远,月牙儿的眼泪才忍不住地“啪嗒啪嗒”掉了下来,砸在衣襟上,膝盖上,裙裾上,地面上,到处都是。

  ? ? 隐匿在阴影里的夜龙心走了过来,蹲下身子,跪在她面前,还是比她高了好多好多,要弯了腰才看得见她可怜巴巴的小脸蛋上,一片血红色掌印在晶莹剔透的皮肤里。

  ? ? 他很小心很小心地捧起她还没有他一个巴掌大的脸来,心疼地蹙起了眉,用指腹最柔软的地方擦掉她的眼泪,他一边擦她一边掉着串串珍珠泪,他的心被轻易砸痛。

  ? ? “月牙儿,乖,不哭了。”夜龙心想起了小时候,第一次见到襁褓中的月牙儿,也是一直哭个不停,那时候才八岁的他紧紧搂着她,也是这么心木木地痛着,只希望能擦干她的泪水,让她再也不要哭泣。

  ? ? 不哄还好,夜龙心这宠溺的一句,月牙儿便是号啕大哭起来,心里的委屈肆无忌惮的,在这个一辈子为守护她而存在的男人面前奔涌出来。

  ? ? 夜龙心抱着她抽泣不止的身体,静静地等她发泄完所有的情绪。

  ? ? “龙心哥哥,我真的有错吗?”她揪心地质问,其实要的不是答案。

  ? ? 他知道她不是在等别人判断她的对错,她向来有自己的主见,她心无杂念的善良和纯洁,世间无人可比,他细心地捋着她凌乱的发丝,温柔地笑了笑摇摇头。

  ? ? “如果生灵涂炭的战争真的那么可怕又遭人憎恨,为什么姑姑还要延续下去呢?血债血偿有什么意义?要世世代代互相仇视敌对下去嘛?”

  ? ? 他手中一窒,想起了多年前血流成河的那一幕。

  ? ? 战火连着烧了七天七夜,整个皇朝京都消失在炼狱一般的火焰里,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焦糊味,那时的天空想起来都是血红色的。

  ? ? 夜龙心记得丧国失家之痛,记得父母亲人死亡的仇恨,他记得是怎么历经磨难把怀里的小娃娃平安救出来的。

  ? ? 月牙儿说的都对,但真的很难做到释怀。

  ? ? 他和暮夕纳一样,又不忍心把每一个细节描绘给她听。

  ? ? 见到夜龙心眼里没有藏好的落寞,月牙儿忽然停止了放肆的哭泣,双手握住他顿在空中的大手,翻开掌心,细细麻麻的伤疤遍布其间,几乎看不见原有的掌纹是什么样子,这些只是那场战争的劫难在他身上留下的一小部分的印记。

  ? ? “对不起,是月牙儿太不懂事了。”她把滑腻柔嫩的小脸靠在了他的手掌里,粗粝的触感磨痛着她的心。

  ? ? 她这句“对不起”从未对暮夫人说出口,可是每次想到夜龙心,却能体会几分他一直以来隐匿在心底的梦魇折磨。

  ? ? 他刚毅的嘴角牵出最迷人的微笑,把所有过往记忆和情绪深深掩埋,眼里只剩干干净净的呵护。一个横抱入怀,夜龙心把月牙儿送进了闺房,作为她的守护者,他是唯一一个被许可出入她闺房的男人,因为对于月牙儿的守护,高于其他任何一切的情感和责任。

  ? ? 他是为她生,为她死的皇族之影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
凯时娱乐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© www.womensonlyfitnessmaryland.com 技术支持:凯时娱乐官方网站 | 网站地图